中国调味品在线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新闻报道 >

广东再抽检11地市大米 江肇莞三地检出镉超标

发布日期:2015-05-07 13:53 查看次数:188  发布者:admin

  

省食安办再公布11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不合格名单
江门不合格大米镉含量达标准3倍
羊城晚报讯 记者夏杨、粤食安报道:继5月23日省食安办公布广东省10个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不合格名单后(详见本报24日A3版),24日再次公布江门等11个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不合格名单。 
此次公布大米抽检结果的11个地市中,江门抽检160批次,镉含量不合格3批次;肇庆抽检128批次,镉含量不合格2批次(其中有1批次已在5月22日公布名单中,不再公布);东莞抽检96批次,镉含量不合格1批次(已在5月22日公布名单中,不再公布)。河源(抽检19批次)、揭阳(抽检9批次)、湛江(抽检47批次)、云浮(抽检193批次)、韶关(抽检32批次)、汕尾(抽检81批次)、阳江(抽检79批次)、惠州(抽检70批次)等8个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全部合格。
  广西已封存涉事企业库存大米
  曾卖90吨大米到东莞、番禺
  据新华社电 广东省相关部门日前公布31批次镉超标大米名单,涉事大米原产地之一为广西桂平石咀祥发食品加工厂。目前,桂平市有关部门已封存该公司成品仓内的2个批次27吨大米,并进行了监督抽检,待检验结果出来之后再作进一步处理。
  记者23日从桂平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了解到,桂平市相关部门22日联合对祥发粮食加工厂进行核实调查。该公司为获证企业,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为QS450801020059。2012年11月17日销售大米60吨给东莞粮食局长安粮食管理所;2013年2月20日销售大米30吨给广州市番禺区粮食储备有限公司。
  早前报道
  21地市晒大米 近半地区米无恙?
  省食安办公布最后11地市大米镉抽检结果,仅6个批次不合格
  河源等九市少量抽检全部合格,统计学专家称样本量越大越有说服力
  ■新快报记者 冯艳丹 通讯员 粤食安
  昨日,省食安办再次公布11个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不合格名单,共检出6批次大米镉超标。至此,全省21地市此次大米镉含量抽检结果已全部公布。据了解,这6批次镉含量超标大米分别来自江门(3批次)、肇庆(2批次)和东莞(1批次)。而河源、揭阳、湛江、云浮、韶关、汕尾、阳江、惠州等8个地市大米镉含量抽检全部合格。
  镉大米涉及粤湘桂赣四省区
  记者从这两天公布的情况看,在全部不合格名单中,生产企业分布于广东、湖南、广西、江西等多地。而大米的原料产地也相当繁杂,分别来自这四省区各地,又以湖南益阳、湖南攸县等最为多见。而省内的包括广州、台山、韶关、佛山、清远、惠州等地均检出镉大米。
  在问题大米中,唯一来自大型商超的是在广州市好又多南洲百货商业有限公司检出的福佑•岭南人家爽口粘米。而在品牌方面,靓虾王、北大荒等大品牌大米暂未发现。
  深圳抽检519批次仅1批次超标
  昨日,新快报记者对比数据发现,在此次抽检不合格名单中,广州是抽检批次最多的,为815批次。其中,73批次镉含量超标。不过,同样作为中心城市的深圳,抽检批次仅次于广州,为519批次。但仅一批次超标,占0.19%,远远少于广州。
  清远市抽查的167批次中,19个被检出镉超标,不合格率为11.38%,为21地市中最高。
  此外,“最高纪录者”为产自清远的连州油粘米,镉实测值1.12mg/kg,超出国标4.6倍。
  六个地市抽检不超过50批次
  此次抽检发现,河源、揭阳、湛江、云浮、韶关、汕尾、阳江、惠州、茂名、潮州等10个地市均未发现镉大米。而这十个地市中,除了汕尾、阳江、惠州三市的抽检批次分别为81、79、70批次,云浮193批次外,其余6个地市的抽检批次均不足50。而揭阳、潮州更不足10批次。省食安办的相关负责人称,目前抽检的全部批次合格,并不代表当地的米100%合格。而统计学专家分析,样本量越大,统计数据越有说服力。
  各地市抽检情况
  序号 地区 抽检 不合格批次 不合格率
  1    广州 815  73        8.96%
  2   深圳 519  1      0.19%
  3   中山 255  5      1.96%
  4   佛山  229  16   6.99%
  5 云浮 193 0 0.00%
  6 清远 167 19 11.38%
  7 江门 160 3 1.88%
  8 肇庆 128 2 1.56%
  9 东莞 96 1 1.04%
  10 汕尾 81 0 0.00%
  11 阳江 79 0 0.00%
  12 梅州 72 3 4.17%
  13 惠州 70 0 0.00%
  14 汕头 66 1 1.52%
  15 珠海 59 2 3.39%
  16 湛江 47 0 0.00%
  17 韶关 32 0 0.00%
  18 河源 19 0 0.00%
  19 茂名 18 0 0.00%
  20 揭阳 9 0 0.00%
  21 潮州 8 0 0.00%
  早前报道
  新华社追问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
  核实镉大米三月无结果 “保密”还是“护短”?
  据新华社电 广东省食品安全委员会23日晚公布了2013年抽检发现的120批次镉超标大米,其中由湖南厂家生产的多达68批次,涉事厂家来自湖南14个市州中的8个。
  从今年2月至今,广东食品安全监管部门陆续曝光部分流入市场的镉超标大米,来源于湖南益阳、攸县等地。为何水稻大省湖南遭遇前所未有的大米安全危机?面对“新华视点”记者的追问,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就有关情况核实了近三个月仍旧没有明确答复。受损的农民、停工的米厂、忧心的公众,仍在浓重的“镉霾”中茫然等待。
  信息公布扑朔迷离
  “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米主产区为何出现镉超标米?还有哪些品牌的稻米曾被检测镉超标?怎样避免老百姓被镉大米伤害?
  “新华视点”记者早在2月底就向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提出采访要求,得到的答复是“正在进行核实,一有结果立刻对公众公布”,或“你把电话留下,一有消息就通知你”。3个月过去了,记者未得到其他任何回复,联系湖南省工商、质监、食药监等食品安全监管部门要求采访时,均被告知“请联系食安办”。
  5月21日,湖南省攸县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当地三家涉事米厂镉超标相关情况。新闻发言人说,涉事米厂原料购自当地,已经责令其停产整顿;攸县空气、水的质量均满足相关标准要求,涉事企业周围10公里内没有重金属企业。
  值得玩味的是,只有半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未容记者提问,新闻发言人念完稿子便匆匆宣布结束。
  中国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朱毅说,土壤遭到重金属污染是导致稻米镉超标的直接原因,主要是镉伴生的矿山开采、金属冶炼和含镉工业废水违规排放造成土壤镉污染,加之土壤酸化,增加水稻镉吸附,另外种植的一些水稻品种富集镉。施用含镉量高的进口磷肥也是一个污染源。
  5月23日,记者再次致电湖南省食安办要求采访,仍旧未获回复。
  镉污染源成未知数
  不确定性成最大担忧?
  在曝光镉超标的多批次大米品牌中,多个品牌的来源地是湖南益阳、湘潭等地。然而记者前往镉大米产区采访时,当地农民对镉污染几乎一无所知。
  “我的合作社流转了8000多亩地,分布在好几个乡镇,它们有没有被污染,我完全不清楚。”湖南湘潭县一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一些当地农民还向记者表示,自己家里也有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身体并无异样,种了几十年地,从来没有听说过“镉超标”。记者在湖南攸县大同桥、石羊塘等涉事米厂所在的镇也没有看到污染企业。镉污染源到底在哪里?
  然而,记者就镉污染源问题联系湖南省环保厅和农业厅要求采访,湖南省环保厅表示,他们的土壤污染数据也还需要国家环保部的审定,在国家环保部未正式公布具体数据之前,他们也不能擅自公布。湖南省农业厅则表示,最好由省里统一召开发布会通报具体数据。
  其实有关湖南部分地区的灌溉水及耕地被重金属污染的信息早已经不是秘密。2012年底,湖南省农业厅曾披露,全省农产品产地重金属污染总体已呈现出从局部污染向区域污染发展、从城市郊区向广大农村发展的趋势,2009年全省城郊区、工矿区和污水灌区的产地安全调查以及相关数据初步估算,全省被重金属污染的耕地占全省耕地面积的25%。
  污染源的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影响到湖南大米市场。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自2月媒体曝出湖南上万吨镉超标大米流入广东以来,湖南省商品粮库存已超过320万吨,相当于2012年湖南全年粮食产量的十分之一还多。
  “企业仓库要么空空如也,要么爆满。”湖南湘潭县君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陈益民说,无粮的仓库是不敢再收粮,爆满的仓库是粮食销不出去。
  土地污染应普查并公布污染源急需切断
  这次广东公布的超标大米中,也有来自广东本地和江西、广西等地,可见“镉米”并非湖南独有。如何避免镉大米流入餐桌伤害人体健康?多位政府部门人士和专家对记者表示,“镉米”问题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相关部门目前并未高度重视。
  朱毅说,政府当严控农田菜地的镉污染来源,普查公开土地镉污染值,因地而异调整土地利用方式,改种其他不富集镉的水稻品种,或者玉米等其他不富集镉的农作物,将不再适宜种植农作物的污染土地改种园艺作物,切断污染物进入食物链的路径,同时对污染区农民的血镉、尿镉进行普查监测。
  我国粮食多是小规模种植,粮食来源多而杂,粮食加工户从粮库或者农民手中购粮时,合格、不合格的粮食在收购的第一道关便混在了一起。
  广东省某政府部门食品安全监管处一位执法人员说:“在不能短时间内完全修复污染土地的情况下,可以在稻谷收购环节增加一道镉含量检测,把收购来的镉超标稻谷和合格的稻谷分开储存和利用,严格限定镉超标大米、稻谷只能用于工业。设立这样一个检测项目并不难,单个镉项目检测只需几十元成本。”
  他还说,国家应当建立利益补偿机制,对于因镉超标而受损害的农民、粮库、粮食加工者、经营者进行合理补偿,解除其后顾之忧,从而减少铤而走险的投机行为。
  早前报道
  消费提醒
  “泰国香米”产地在佛山
  商品名未必就是产地名,市民选购需留意
  羊城晚报讯 记者孙晶、实习生邹冰报道:“泰国香米”不是泰国产,“东北大米”不是东北产,24日,在广东再次公布120批次镉大米超标检测结果后,多位市民向本报反映市场销售的大米商品名类似产地名,容易让人误解。与此同时,记者了解到,多家广州超市已经开始自查,一旦发现被曝光的批次问题大米立即下架。
  24日,记者寻访多家超市发现,一些大米包装袋上虽然写着泰国香米,但仔细看说明,才发现原料产地是佛山,“泰国香米”只是一个品种。还有一些泰国米的原料产地是泰国,封装产地是汕头,并不是原袋进口的。有的大米包装袋上写着东北大米,产地却是东莞。此外同一品牌的大米也可能会有几处原料产地和封装产地,需要消费者自己查看包装上的代码才能知道确切产地。而超市产品标签上的产地一栏并没有统一标准,有的标注原料产地,有的标注封装产地,有的标注企业所在地,还有的干脆直接空白。如果市民想买真正的泰国进口米,还得自己多看几眼。
  随着国内多处产地的大米纷纷“沦陷”,进口大米会不会走红呢?多家超市员工都表示因为价钱较贵,进口大米的销量并未明显增长。肉菜市场的米档则基本不卖进口米。
  新闻评论
  应在收购环节分离“镉大米”
  从今年2月至今,广东食品安全监管部门陆续曝光部分流入市场的镉超标大米,来源于湖南益阳、攸县等地。为何水稻大省湖南遭遇前所未有的大米安全危机?面对记者的追问,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就有关情况核实了近三个月仍旧没有明确答复。受损的农民、停工的米厂、忧心的公众,仍在浓重的“镉霾”中茫然等待。
  记者早在2月底就向湖南省食品安全委员会提出采访要求,得到的答复是“正在进行核实,一有结果立刻对公众公布”,或“你把电话留下,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三个月过去了,记者未得到其他任何回复,联系湖南省工商、质监、食药监等食品安全监管部门要求采访时,均被告知“请联系食安办”。
  5月21日,湖南省攸县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当地三家涉事米厂镉超标相关情况。新闻发言人说,涉事米厂原料购自当地,已经责令其停产整顿;攸县空气、水的质量均满足相关标准要求,涉事企业周围10公里内没有重金属企业。
  5月23日,记者再次致电湖南省食安办要求采访,仍旧未获回复。
  在曝光镉超标的多批次大米品牌中,多个品牌的来源地是湖南益阳、湘潭等地。然而记者前往镉大米产区采访时,当地农民对镉污染几乎一无所知。
  然而,记者就镉污染源问题联系湖南省环保厅和农业厅要求采访,湖南省环保厅表示,他们的土壤污染数据也还需要国家环保部的审定,在国家环保部未正式公布具体数据之前,他们也不能擅自公布。湖南省农业厅则表示,最好由省里统一召开发布会通报具体数据。
  其实有关湖南部分地区的灌溉水及耕地被重金属污染的信息早已经不是秘密。2012年底,湖南省农业厅曾披露,全省被重金属污染的耕地占全省耕地面积的25%。
  如何避免镉大米流入餐桌伤害人体健康?中国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朱毅说,政府当严控农田菜地的镉污染来源,普查公开土地镉污染值,因地而异调整土地利用方式,改种其他不富集镉的水稻品种,或者玉米等其他不富集镉的农作物,将不再适宜种植农作物的污染土地改种园艺作物,切断污染物进入食物链的路径,同时对污染区农民的血镉、尿镉进行普查监测。
  我国粮食多是小规模种植,粮食来源多而杂,粮食加工户从粮库或者农民手中购粮时,合格、不合格的粮食在收购的第一道关便混在了一起。
  广东省某政府部门食品安全监管处一位执法人员说:“在不能短时间内完全修复污染土地的情况下,可以在稻谷收购环节增加一道镉含量检测,把收购来的镉超标稻谷和合格的稻谷分开储存和利用,严格限定镉超标大米、稻谷只能用于工业。设立这样一个检测项目并不难,单个镉项目检测只需几十元成本。”
  他还说,国家应当建立利益补偿机制,对于因镉超标而受损害的农民、粮库、粮食加工者、经营者进行合理补偿,解除其后顾之忧,从而减少铤而走险的投机行为。